386677.com

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而非七国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07-07

  历史上,项氏本为楚臣,不合适再留下楚国削弱自己的统治合法性,同理还需要建立更多的新诸侯,既使自己在彭城称王更具合法性,又能增强反旧贵族战线的力量,更留下了各地域内部的矛盾以消解其实力。题外,戏下分封其实是继巨鹿、鸿门获得天下诸侯认可后的最大一步,比在咸阳称王要实际得多,较其他诸侯的优势也很明显。以戏下分封作为标志,项羽成为诸侯并拥有霸主之实,而一年以前他还只是宋义麾下的次将,这也是制度上的大胜。其实也就是三秦三齐太脆了,谁能想到章邯居然连拖住刘邦都办不到呢。项羽之所以没有待在关中是因为他和秦人有仇,他坑杀了二十万秦人,使得关中秦人深切体会到了当年赵人的心情。关中对他来说不好统治。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六合乐坊一是多封诸侯,以分其力;二是酬赏军功,扶持新贵。秦末决斗除了原来的六国贵族势力外,刘邦英布吴芮这些原相应揭竿而起的军事集团也起到了主要作用,按照当时的“制度正确”,不分封不足以酬其功。如果只封六国,秦末决斗中崛起的军事集团肯定会不满,这是要引发新一轮制度动荡的,而且六国国祚绵长,就这样复国很容易尾大不掉。所以他的这次分封,重点削弱牵制的对象,就是六国,毕竟不管怎么说,项羽自已也属于义军系统的一部分,除了刘邦这样的个案外,破裂六国,并扶持“自已人”去进行牵制。比如,在原齐地,搞出了胶东、济北、齐三个王,而且田都算是自已人,用意还是非常明显的。秦地、燕地、韩地等都体现了这一方略,打散六国格局,再掺沙子。另外项羽之所以失败,跟他的分封也有关系,他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这一点从汉代建都长安就可以看出来,无论是娄敬还是张良,都提到了坐拥关中,钳制东方诸侯,可见即使在楚汉决斗后,对于分封诸侯还是不放心的,希望建议一个稳固的后方,这样即使诸侯叛变,对政权的影响也不致命。因为他没实力。项羽自己的兵很少。更重要一点,起兵的名义不是为了自己坐上皇位。项羽最大的问题是看不清形式高估自己。说难听点,他没资格分封诸侯。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分封的事当时谁干谁都会得。项羽正确的干法。承认刘邦先入为王,把刘邦放到诸侯对立面。然后再请楚王论功行赏分封诸侯。自己率领自己的人马回到封地。用不了多久会有很多人来求他主持公道。那时候灭谁都是一呼百应。项羽没那个号召力。他和项梁叔侄俩一开始是打着楚怀王的旗号才拿到了分封诸侯的权柄的。但项梁被章邯伏击搞死后,楚怀王就不甘安安静静的做个牌坊,开始频繁在后面给项羽搞事儿了。最后项羽只能下手除掉他,从这个时候开始,项羽就失去了号令群雄的大义名分了。项羽也是志在天下的人物,虽然可能不是为了天下一统,但是也是想做天下共主的,可惜的是自身实力不足,不足以单独压制各路反秦势力,只能依靠军功新锐和六国旧贵族相互制衡来维持,分封不过是相互妥协的结果。而各路反秦势力的需求来讲,巨鹿之战前是为了求生存,权势是其次,巨鹿之战后,生存已经不是问题了,权势复国才是最大诉求。打完大秦之后,到了兑现自家需求的时候了,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不好意思,莫说你只是个只有江东和彭城的盟主,掌控天下的大秦如何?还不是照样就反了。彼时的项羽应该是没有能力在远离本土的地方直接同各路势力开战的,所以只能兑现各路势力的需求,该复国的复国,该建国的要建国。再转回项羽来讲,项羽是想坐天下之主的,各路诸侯又还很强大,我一个人是搞不定的,我想做始皇一样的人物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答应各诸侯立国,我做天下最大的诸侯,学学周王室协调各诸侯国之间的关系,再找机会能不能统一天下。既然我想做天下共主,但是各路诸侯这么强大,我想安安稳稳的做老大是不可能的了,那么怎么办呢,只能利用诸侯间的矛盾让诸侯们相互制约,尽量削弱各诸侯的实力,我稳坐钓鱼台了。于是有了十八路诸侯的出现。这里要说一下,项羽的战略之所以没有成功在于两点,一是项羽集团的制度能力严重不足,没有平衡好各诸侯国之间实力对比,没有团结好各路诸侯,特别是维护好从自己帐下出去的英布等诸侯国的关系,导致了后院频频起火,没有一个稳定的牢固的后方大本营。在制度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过于依赖武力,没有制度归化和安抚,导致各诸侯国反反复复,牵制了大量的有生力量。还有一个是过于迷信自身武力,对对手的实力没有一个全面、充分的认识,对有潜力的对手的处置失当。特别是对刘邦、田荣、英布等的处置都不恰当,各路诸侯之间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制。